凤凰快三开奖规定

【外高名生】刘一禾:承一路有幸,载星火起航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09月25日 点击数:

我是刘一禾,今年考上山东大学。或许在不远的过去,在三四个月前,我会不断想象到我现在的生活:在校园里探索,惊喜于新舍友带给你的惊喜,去尝试食堂五层里各式各样的味道,在五花八门的社团和选课里不着头脑。因为当时的我还在高三,面对着高考犹如狂徒,压上了自己三年的光阴。那时的我总需要一些幻想来作为自己前进的诱饵。可当我在当下重新回首高中生活,总感觉在这白驹过隙时,缝隙里露出的不仅有灼目耀眼的光亮,还有一路的柔光流彩。

物体本身只是死物,可当它承载上记忆、情谊、笑泪,它就会变成我们再也无法割舍的部分,拥有了内在。同学的纸条、模糊的照片、以至于笔记上老师简简单单的批字,都会因为“承载”二字变得独一无二。一张写着“生日快乐”便利贴,背后是朋友放学狂奔超市购下一袋垃圾食品和快乐水的样子;一张模糊到笑容扭曲的相片,连接着一天一路一群人完成“函谷五十公里” 的痛与自豪;还有笔记上红笔写下的“某月某日”,提醒着我们这一路我们不过是前台的舞者,还有台后的老师与学校帮我们指导着步调,搭建着舞台。

这些记忆拥有实物为证自是万幸,更多的是隐秘而深情的瞬间,但凡领悟便不敢忘却,这时,外高便是承载者。在那里,应一直有“万物开始之风”刮过,来到这里的人们在洗礼下抽枝吐芽,萌生自己的愿望野心,或让自己原有的祈愿之果浇培壮大。无论是冬至包饺子最后人人满脸面粉的笑容,还是日常上课时面对难题错题的苦恼,甚至是高三最后一群人围在新鲜出炉的成绩单前的或喜或忧,一帧帧记忆的发生地总是在同一个校园里,哪怕是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,脑海里也会闪现出一群熟悉的人的欢笑。可能日常不会想起的过往,当重新站在熟悉的校园里时就会又自动浮现。在办公室门前就会想起老师认真备课的场景;在操场上就会想起尚且暗淡的天色和星点灯光下埋头背书的我们;在升旗台下就会想起主任字字铿锵苦口婆心的教导声。这些记忆不能拥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承载者,但它们有幸被外高的角角落落承载着。

在我们的一路上,外高是永远都绕不开的路标,同样,走进外高又满载而出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外高的承载者,当我们的名字被镌刻进外高的花名册,就意味着我们成了外高又一届历程的书写者与承载者。我们与外高的祈愿之树开始纠缠,相互搀扶一路成长。我们会是所谓“群体无意识”中保持清醒人格的个体,会拥有“辽东海北翦长鲸,风云万里清”的壮志,会成为“中流砥柱成栋梁”。这是共同成长下的相互成就,也是承载者的相得益彰。

回顾开头自称所谓的“狂徒”,又有何怨言呢?也许当时生在局中未知全貌,可当以未来者的身份回望,我本就是踏着这阶梯走到这里,一路流光相伴反是福中不知。至此,我迎接新的“承载”,外高又如何不是?但一路向远,彼此星光不灭。

文字、图片:刘一禾

校对、编辑:陈川元 王志雄